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让党旗在疫情阻击战中高高飘扬 >榜样力量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硬核大夫”张文宏:感染科党员医生的“感染力”

来源: 复旦大学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4日 15:43:06

“不能欺负听话的老实人!”“党员要冲在最前线!什么是前线?现在就是!”“一线岗位全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面对汹涌来袭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一连串既实在又霸气的“硬核”大白话,尽显新时代优秀党员干部的素质与担当,赢得了无数网友的转发和点赞。

图片5

张文宏教授

“我是支部书记,我先上”

张文宏之所以成为正能量“网红”,在华山医院原党委书记张永信看来,是因为他始终牢记共产党员在入党宣誓时立下的“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

张永信是张文宏入党时的领誓人。他眼中的张文宏聪明、好学,求学时就要求进步。张文宏入党,张永信带领他在江西兴国县革命烈士纪念碑前握拳宣誓,立志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2003年,张永信教授接任感染科主任,有意让张文宏担任科室副主任,但年轻的张文宏更想到基层第一线干事谋业。这一年SARS爆发,张文宏奋不顾身,迎着危险上。在取得抗击SARS战役胜利后,张永信受命筹建永不撤离的“小汤山”——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山医院感染科的许多事务便交给了张文宏。张永信评价道,无论是带领学科团队冲在H7N9型禽流感防控战斗最前线,还是支援西非抗击埃博拉病毒,危急时刻,张文宏总是以党员干部的自觉和自律,来勇于担当,让党性显纯性,让本色见底色,让作风展风采。

面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张文宏肩负的责任更加重大。他一再表示:“我是支部书记,我先上。”他马不停蹄地在全国各地督导防控工作,但只要回到上海,必到华山医院感染科病房,坚持床旁查房,详细了解留观病人的病情、生命体征、用药情况及情绪状态。他胸前别着的党徽给同事增添了力量,给病患带去了希望。

正是在张文宏的带领和影响下,华山医院感染科党支部25名党员医生“冲锋陷阵”,常常几天几夜无眠无休地坚守在防控疫情的各条战线,充分体现了共产党员的英雄本色。

令张永信赞赏的还有,张文宏从河南郑州参加完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督导工作飞回上海,不顾身心疲惫,立即组织全科党员召开了一次党支部组织生活会。张永信表示:“在战役到了很关键的时候,在党员连轴转、超负荷的情况下,张文宏给同志们鼓劲打气,重温入党誓言,与全体党员共同宣誓‘迎难而上,共同战斗!’这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坚强的政治保证。”

原华山医院院长张元芳教授介绍说,包括感染科和抗生素研究所在内的华山医院感染病学科创建于1955年,科室创始人、我国临床微生物学奠基人戴自英教授以及戴自英之后的科室负责人徐肇玥教授、翁心华教授、张永信教授等全都是共产党员。在这样一个“上海市先进基层党组织”中,党员干部以身作则,身教重于言教,而张文宏传承前辈的优良品质,无论在精神风貌、管理能力还是业务水平上都令人称道。有这么优秀的“班长”带着大家砥励前行,华山医院感染科连续九年位居“中国医院排行榜”感染病学科榜首自在情理之中。

“我们一定要跑在病毒前头”

张文宏之所以成为正能量“网红”,在华山医院终身教授翁心华看来,是因为他不仅政治坚定、作风过硬,而且治学严谨、业务精良。

翁老是张文宏的博士生导师,在我国传染病的医疗、教学、科研上享有极高的声誉。尽管已83岁高龄,听力有些困难,他仍爽快地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据翁老介绍,张文宏硕士读的是中西医结合专业,机缘巧合,一次偶然机会到华山医院感染科实验室,年龄相差了三十多岁的一老一少由此相见,虽交谈时间甚短,却非常投缘。爱才心切的翁老发现这小伙子思维活跃,触觉敏锐,知识面广,就说服他到感染科攻读博士。跨越完全不同的两个专业,难度可想而知,但张文宏虚心求教,刻苦学习,很快就成为翁老门下的佼佼者。

2003年SARS来袭,翁老担任上海市医疗专家咨询组组长,扑在水电路56号上海市传染病总院,张文宏就坚守在华山医院处理疑似病例,帮助老师守住大后方。他坚定地表示:“我们一定要跑在病毒前头!”疫情严重,华山医院不得不用铁皮木板临时搭建简易病房,美国电台记者实地采访时惊叹张文宏等医生就在如此简陋而艰苦的环境中与SARS病毒苦苦抗争,连连感叹“不可想象”。

由于当时对SARS认识有限,张文宏从诊治一线下来,放弃休息,主动搜集相关的医学文献,提供给翁老决策时参考,并协助老师一起主编了国内首部介绍SARS的专业书籍。正是由于以翁心华、张永信、卢洪洲、张文宏为代表的医务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上海才没有形成社区传播和群体爆发,打赢了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役。

时光荏苒,17年后,新型冠状病毒施虐,张文宏接替自己的老师,成为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听说科室同事无论何时给张文宏微信求教,他都会及时回复,翁老不免有些担心他的身体,希望他保重。同时坚信有张文宏这样一批医生的无私奉献,一定能再一次打赢没有硝烟的战役。

东方医院消化科主任刘菲教授也同样相信张文宏能赢。她认为名师出高徒,张文宏虚心好学,治学严谨,他的走红顺理成章。

刘菲曾在华山医院消化科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作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校友,张文宏视刘菲为“师姐”,开会相遇,打招呼说:“我记得侬带过阿拉。”有一次刘菲、张文宏还有瑞金医院消化科袁耀宗教授合作做一档《腹泻面面观》的直播节目,张文宏主要讲感染性腹泻,袁耀宗侧重炎症性肠病腹泻,刘菲专述肠易激综合征腹泻,虽然不同领域不同医院,好在三位专家之前都彼此认识了解,在做了简短沟通,分配角色后,即开始直播,三人各司专病,衔接十分自然。张文宏妙语连珠,儒雅而不失幽默,端庄而不失风趣,整场节目因他而活泼生动,也让听者了解了不一样的腹泻,腹泻不简单,腹泻非小病,医患皆要重视。

刘菲尽管工作忙忙碌碌,抽空也会看一眼由张文宏主笔的“华山感染”公众号。“华山感染”继承了张文宏式的冷幽默。“一旦关注、长期感染,无法治愈”,是关注公众号后第一时间会收到的问候语。疫情当前,张文宏在休息时间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坚持用理性的数据、科学的理论、通俗的语言给老百姓普及与疫情相关的知识,因为专业、权威、接地气,“华山感染”已成民间爆款,几乎每篇都是10万+,最长一篇的点击量超过了1000万。刘菲认为,准确的知识和讯息是百姓的期待,也是打赢这场战役的重要保障。

见张文宏自如应对疫情舆情,解疑答惑,抚慰民情,刘菲甚慰甚喜。她说:“留在华山的依然不负盛名,离开的依然以他为荣,就像上医操场屹立的颜福庆校长拟就的上医校训‘正谊明道’: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疫情正当时,自有上医人;华山论剑道,文宏堪担当。”

“感染科医生一定要有感染力”

张文宏之所以成为正能量“网红”,在俞海看来,不仅因为他口罩下传出的“中国好声音”让人听得“毛孔舒爽”,“国宝眼圈”里透出的辛劳疲惫让人看到战胜疫情的曙光,而且还因为他既有医生的果敢干练,又有暖男的细心周到。

俞海是华山医院神经内科医师,早前到感染科会诊或者与感染科同事聊天,见同事提到“张爸”,曾经有些困惑,不知“张爸”指谁,后来才知道他们原来说的是张文宏。俞海问了几位医生,大家都记不得谁最早起了这一称谓,又是如何叫开的,但毫无疑问在华山医院,“张爸”就是张文宏的代名词。

刚听到“张爸”这称呼,俞海还以为张文宏一定是个严厉的科主任,然而时间长了,才慢慢体会到这称谓饱含着对这位能够挡风遮雨的科室灵魂的敬意。

“张爸”对学生是严格的,他的研究生都曾有过临床或者科研达不到导师要求而被批评的经历。“张爸”的批评不是挑刺,是对具体事情不足的指正,音量不高,却有让学生不敢偷懒懈怠的威严。“张爸”对自己更是苛求至极。俞海常听张文宏的学生说凌晨发的邮件很快就收到回复,所以经常能看到“张爸”的黑眼圈。

俞海第一次听说张文宏是从感染科退休老教授那儿,她眼中的张文宏不仅专业水平过硬,更能处理好方方面面的事务,赢得老教授们的一致认可。要知道这位老教授平日里以严格要求著称,能够得到她如此高的评价,可见“张爸”不是只有“硬核”。俞海也曾听感染科的小伙伴眉飞色舞地谈论起“张爸”如何给第一线的小医生“机会”和“福利”,小伙伴们的眼中都闪现着崇拜的目光。

俞海做住院医师时轮转到感染科,张文宏查房,俞海汇报病史,没想到他一直记得自己的名字。若干年以后,俞海作为总住院医师去感染科会诊,正巧遇见张文宏迎面走来,俞海边打招呼边想“这么多年了,大教授应该不会记得我了吧”,谁知他抬头看到俞海,立马说道:“俞医生又来帮我们会诊了吗?辛苦你了!”一席话,让俞海顿时心头暖流奔涌。

俞海虽然从事的不是感染病学科,但却喜欢听张文宏讲课,记得有一次听他讲《Tspot试验在结核病诊断中的意义》,整堂课行云流水,语言风趣幽默,内容颇接地气,时间不知不觉就飞驰而过。还有一次神经内科有个重症患者需要张文宏出马会诊,张文宏看了俞海写的情况介绍,仔细查体后提出了他的想法,话语不多,但字字直击要害。他说道:“现在这例患者的问题有以下五点……其中第一点、第二点靠你们努力,后面三点靠我们科,如果你们的情况解决,我们接手后面的治疗。至于你们担心的那种疾病,依据两个方面,我觉得不用考虑。”这种教科书式的会诊让俞海听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

俞海强调道,“张爸”不但是感染病学科的高度,也是一位有温度的男儿。对此,华山医院普外科主任医师项建斌教授感同身受。项建斌跟张文宏同是温州瑞安人,两人都求学于创办自1896年的浙江省重点中学——瑞安中学。张文宏学习优秀,1987年高三时获保送资格。项建斌和张文宏还是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校友,如今同在华山医院救死扶伤。以往每逢大年初一上午,张文宏必会带着班子成员,去给翁心华、张永信等前辈拜年。有一次,张文宏亲自陪着小时候的老师来普外科挂号看病,尽管当时他已是大名鼎鼎的专家,但他对老师仍恭敬有加,就诊完毕,还把后续注意事项记录下来,一五一十仔仔细细复述给老师听。

对于素不相识的病人,张文宏同样用心。张元芳是泌尿外科知名专家。他告诉记者,华山医院泌尿外科有很多疑难危重病人,凡需要感染科联合诊治,张文宏及其同事总会竭尽全力。而来到华山医院感染科的病人大多已辗转多家医院,他们将张文宏所在的团队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曾有一位外地女孩发热昏迷两周,却又查不出原因,因此难以实施有效的治疗,家长慕名找到张元芳。当时张元芳已从院长岗位退了下来,得知女孩病情后联系张文宏,张文宏二话没说,当即安排病床收治病人进行诊治,没多久,女孩就病愈出院,开始了健康的新生活。经张文宏成功救治的一名禽流感患者康复后送上锦旗,上面写的正是许多康复病人的心声:“我只是你们职业生涯中的匆匆过客,而你们却是我的人生转折。”

张文宏时常告诫自己的团队成员:“感染科医生一定要有‘感染力’。”他自己身体力行,无论是非常耐心地把所有的就医步骤一步一步告诉前来就诊的老年患者,并特别叮嘱不用再重复挂号,还是看到就诊后在医院门口等车赶往火车站的外地患者,主动摇下车窗,招呼他“快上来,这里不好叫车,我送你们”,他用仁心医术有效保障了城市公共卫生安全,保障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也抚慰了无数病患的心,因而圈粉无数。

在熟悉他的人看来,张文宏的走红一点都不意外。而谈及自己爆红,张文宏直言:“实非我所愿!其实,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党员医生。”

[责任编辑:张潇]